世界盃的3×16?4×12?分量加倍的48隊擴軍賽程是什麼?

CU娛樂城體育投注網站
3D電子送億萬現金

世界盃的3×16?4×12?分量加倍的48隊擴軍賽程是什麼?

2023-12-23世界盃足球

現今的世界盃賽制系統,主要參照自1954年的瑞士世界盃──在此之前,每一屆世界盃參賽球隊的數量並不固定,直到1954年後,世界盃才統一確定以16支參賽隊伍為基礎。到了1982年的西班牙世界盃,參賽球隊增加至24隊,而在1998年法國世界盃,更擴展到32隊。一度被視為世足賽的「規模極限」。然而,隨著時代的演進,32隊賽制已無法滿足FIFA的財政需求與政治顧慮。因此,FIFA執行委員會在2017年1月的投票中,爭議性地通過了擴軍至48隊的提案。

FIFA、世足賽、世界盃的3×16?4×12?分量加倍的48隊擴軍賽程是什麼?

FIFA內部的擴軍支持者認為,舉辦世界盃的初衷是為了促進不同文化間的足球交流,推廣足球運動。然而,自第一屆世界盃至今,各大洲的參賽名額一直以歐洲(55個足協成員,13支參賽隊伍)為最多,而亞洲(47個足協,4.5隊)、非洲(54個足協,5隊)與中北美洲(35個足協,3.5隊)則長期處於邊緣地位,引發這些洲陣營的抗議。然而,在48隊擴軍決議通過後,非洲國家的參賽名額預計將從5席增至9席,亞洲國家由4.5席增加至8席,中北美國家則從3.5席擴充至6席,而歐洲國家則僅從13席微幅增加至16席──這樣的分配邏輯讓更多非主流國家有參賽的機會,同時也為FIFA帶來了擴展足球影響力與贊助商機的誘因。

舉例來說,在48隊新制下,曾四次奪冠的義大利隊未來或許能夠避免連續無緣世界盃的窘境。而擁有「下一代前鋒天王」哈蘭德的挪威,也更有機會在世界盃的舞台上與法國、葡萄牙等強隊一爭高下,展開激烈的角逐。

「亞洲區的席次倍增,不僅將增加中國參賽的機會,而中國重返世界盃的可能性,亦讓本就對中國資本頗有依賴的FIFA,有望得到數倍暴增的廣告投資與天價轉播權利金;而受益於擴軍利多最明顯的非洲,不僅有著奈及利亞(2億人口)、埃及(1億人口)、阿爾及利亞(4,500萬人口)等區域強隊,非洲足協(CAF)手中的54張足協投票,更將成為FIFA高層推動各項重大決議的「關鍵票倉」──因此,48隊世界盃擴軍計畫儘管引發外界爭議,但FIFA卻仍堅持推進、強迫中獎。

根據FIFA的規畫,從2026年北美世界盃開始,擴軍後的48支參賽球隊將以「每組3隊」抽籤分為16個小組,每個小組交戰結果的頭兩名晉級「32強淘汰賽」──在此狀態下, 世界盃的單屆總比賽場數將從目前的64場增加為80場,但挺進到最後的奪冠隊伍卻一樣只需經歷7場比賽(小組賽少打1場,淘汰賽多踢1場),因此就算隊伍變多、比賽增加,參賽選手的體能負擔卻仍維持現況,同時世界盃的刺激性和節奏感,更會因為淘汰賽的提前展開,而讓賽事氣氛與可看性大幅增加。

賽制「3隊×16小組」的變動看似合理,實際上卻藏著要命的爭議瑕疵。因為在1982年西班牙世界盃的小組賽裡,當時被分在同一個小組的西德隊與奧地利隊,就曾在攸關晉級的小組賽最後一場比賽大打默契球,此一事件被後世稱為「希洪之恥」(Disgrace of Gijon,希洪是事發比賽城市),從此FIFA才特別規定小組賽的最後一場比賽必須同步進行,避免同組球隊提前算好比賽結果、互相放水打默契球。但「3×16」改制後,同一小組的3支球隊不可能同時比賽,賽程安排也將讓後踢球隊更有「算球優勢」,這不僅讓希洪之恥的風險再臨,還可能讓默契球成為新制常態。

荒謬的是,儘管賽制上的明顯瑕疵不斷引發民間批評,但2017年1月單方面由執委會投票決定改制的FIFA高層,卻一直到2022年12月──也就是卡達世界盃結束了小組賽階段之後──才發覺大事不妙,而準備把小組賽制修改回傳統的「4隊×12小組」模式,取12個小組的前2名與各組中表現最好的8支第3名球隊晉級32強淘汰賽。

「4隊×12小組」的賽制雖較不對稱,卻是國際足球常見的模式(例如歐洲國家盃就是24支球隊參賽,從4隊制的6個小組選出16強淘汰賽)。問題在於「4隊×12小組」的總比賽場次將一舉從64場暴增為104場,這不僅大幅超出「3隊×16小組」的80場比賽,更是目前32隊制世界盃的1.6倍以上,而這也引發歐洲職業聯賽──參賽各國選手們的真正老闆──強烈不滿。」